小明最新域名发布获取小明最新域名发布获取

http://www.lakecorpuschristirvparkandmarina.com/网站地图小明最新域名发布获取html小明最新域名发布获取
書房裏,潘曉瑜打量著書架上分類有些淩亂的書,突然擡手指了一處。

“這是小衡送來的?”

阮襄順著方向看去《高分子材料與加工工藝探索》、《高分子材料與熱力學》、《高分子材料在延展領域的發展方向》……

這一疊論文都是莫衡讓他的助理送來的,像是知道她不會去下載論文一般,專門打印好不說,還在上面專門標注了釋義。

“是他送來的。”

潘曉瑜抿了抿唇,對這個答案……明顯有些複雜。

自家兒子對襄襄終于有了點超出哥哥的感情,這個很好!

但……這樣直男式的作死跟自殺有什麽區別。

讓一個連大學都沒讀過的姑娘去看他每天在研究在整理的東西,這不是擺明了讓人知難而退?

“襄襄啊,小衡那孩子做事總是沒輕沒重,他送這些東西過來肯定沒有多余的意思,你別多想。”

阮襄:“……”

她確實沒有多想,這些資料她雖然沒扔,但也不代表她就會看下去。

她是不會再往那個不要臉的家夥挖出來的坑裏面跳的。

用莫衡做緩沖,剛剛吳蘭芝造成的尴尬頓時消散了許多。

潘曉瑜拉著阮襄的手兩人在沙發上坐下,她側身看著阮襄越發清麗的五官,試圖在上面找到好友的影子。

“一轉眼我們襄襄都是大姑娘了,潘姨還記得你爸媽走的時候,你一個人縮在角落裏偷偷的哭,那個小模樣真是讓人心疼死了。”

她的話像是拉開了一道簾幕,明明是不屬于她的記憶,但阮襄就是看到了一個十四歲的姑娘,在一種親戚的爭吵中,抱著膝蓋坐在牆角默默哭泣。

她有著瞬間的失神。

“後來你大了,就總喜歡纏著小衡,但那孩子性子淡,眼睛裏又只有他喜歡的那些符號,我們這些當爸媽的他都懶得理,讓你傷心……潘姨也挺難受的。”

潘曉瑜不知爲何突然就想跟阮襄談一談往事。

這幾年有些事有些話都在刻意回避著,可不提不代表問題就不存在。

阮襄被她拉著手說的有些不自在,這些話應該聽的人不是她。

“潘姨,都是過去的事了。”

“是,都過去了,潘姨看你現在這樣也挺好,這次小衡回來你們兩個倒是反過來了,以前是你追著他跑,現在是他追著你跑。”

潘曉瑜這個唏噓,自家兒子要是早一點開竅,是不是……唔,算一下阮襄的年紀,想抱孫子好像有點困難。

阮襄這會就越發的不自在,她跟莫衡不是潘曉瑜想的那樣,可靈魂互換太詭異,顧忌著她的身體又不能實話實說,阮襄這會就有些坐立不安了。

“襄襄啊,你跟潘姨說實話,你是不是看上阮煜了?”

阮襄:“!!!”

她不是,她沒有,別瞎說!

看上自己的親哥哥,這是要斷腿的。

“潘姨,二哥,就是阮煜,他說我跟他的小妹長得很像,他看到我就覺得親切,所以我們就認了幹兄妹。”

“他小妹?”

潘曉瑜皺了皺眉,記憶庫裏瘋狂搜索,然後叮一聲將阮湘所有的信息找到。

“你們兩個是有點像,他這麽說倒也不是騙你。”

想到三年前的熱搜常客,潘曉瑜還一陣唏噓。

“那也是個好姑娘,我還聽小衡念叨過幾次,那姑娘出車禍的時候他還專門回國去看她。”

阮襄:“!!!”

還有這種事?爲什麽家人都沒跟她提過?

阮襄心裏有點亂,有些念頭像是春日裏被暖風拂過的種子,迫不及待的想要破土而出。

她目光閃動著躲開潘曉瑜投來的視線:“是嗎?這還真不像他會做出來的事。”

“是吧,就是因爲想不到所以才覺得很詫異。”

自家兒子什麽性子,潘曉瑜是清楚的,就因爲清楚,所以有些話她得一早就跟阮襄說明白。

別以後做不成一家人,再邊城仇家。

“你跟阮煜那孩子稱兄妹也好,那孩子雖然很好很難得,但他那個媽,”潘曉瑜說起吳蘭芝就忍不住搖頭:“北城阮家的媳婦居然是這樣的性子,襄襄啊,那人不是個好相與的婆婆,你可千萬別一頭栽進去,不然以後有你受的。”

阮襄:“……”

被人這樣當面吐槽自己的親媽,還一句幫著辯駁的話都不能說,這感覺……肉丸疼疼的。

--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