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明最新域名发布获取小明最新域名发布获取

http://www.lakecorpuschristirvparkandmarina.com/网站地图小明最新域名发布获取html小明最新域名发布获取
阮湘腦子裏嗡嗡作響,她現在就想將文奇拎過來,然後抓上他的衣襟用力的搖晃。

他這是想要她死嗎?

讓她做選手!

不說原身是個高中畢業就出道的姑娘根本沒上過大學,看過的書學過的東西很有限。

就是她在被當然莫衡那個變態打擊後,也是早就對個人能力沒了信心。

讓她去跟一群專門做過定向訓練或是原本就超級優秀的人相比……她拿什麽跟人家比?!

“羅導,”阮湘笑的有些僵硬:“這個是不是弄錯了?以我的……嗯,你們懂的,我做不了選手。”

羅高良聽她扭扭捏捏的說完,忍不住哈哈笑了幾聲。

還真是第一次碰到這麽實在的藝人,像是半點不怕自己出醜。

“放心,到時候還會有三個人跟你一起參加選手選拔,等周一你們來彩排,看到賽制規則你就懂了。”

不,她不懂!

阮湘纏著羅高良和另一位導演,想要問清到底是什麽規則。

結果這個時候兩位導演就無比團結了,不管阮湘怎麽問都以節目組有規定將她打發。

阮湘這會也麽心情去關心場地如何,心事重重的拉著小琴回到酒店就跟文奇去電話。

“這個不是你要簽的嗎?我當時還一再確認過你的意見。”

文奇很是委屈,明明他一直在強推戀愛綜藝,結果她就是假裝聽不到,他能怎麽辦他也很絕望的。

阮湘頭疼,她要收回經紀人還算靠譜這句話。

這丫的實在是太不靠譜!

“你沒跟我說我是來做選手的,我一直以爲我是美美的坐在台上看選手們比賽。”

文奇:“……”

你想的咋這美!

“襄襄啊,你這麽想,這是鵝廠接下來准備力推的一檔綜藝,又是跟北城台有合作可以上星。

“這檔綜藝要是真像你說的那樣,只要坐在看台上打扮的美美的,然後適當的發表一點感想。

“爲啥會臨到錄制前還會缺一個嘉賓?”

就因爲四個嘉賓都要下場,所以這節目雖然創意極佳,可籌備了近半年依舊沒湊夠四個人。

文奇都懷疑那所謂的有個藝人臨時出了狀況的事是否存在。

阮湘頭更疼了,“你的意思是我這回丟臉是丟定了是吧?”

“差不多……是這個意思吧,不過羅導承諾說會給你們每個人一次複活機會,如果真一上來就被淘汰你們可以行使一下複活機會。”

文奇覺得這個承諾還挺有人情味,可落在阮湘耳裏……複活幹嘛?!

還嫌不夠丟臉嗎?

“如果複活之後也被淘汰了呢,是不是這檔綜藝節目的錄制就結束了?”

“這個……”

文奇難得的卡殼了,他失職了!他居然沒多想!

“合同上寫明了是要錄制十二期,估計淘汰之後會對你們有其他安排?”

阮湘郁悶的讓他跪安挂掉電話,結果轉頭就對上小琴關心的目光。

“襄襄,你放心,我到時候會在場邊看著你們的,我把手機電腦全帶上,只要題目一出來我立馬就幫你去度娘。”

阮湘:“……”

真謝謝你了,這麽一折騰她還能更丟臉。

深吸口氣,努力平複了自己的心情,自從變成了阮襄她就一直在面臨各種突發狀況。

雖然有些手忙腳亂,又有家歸不得,但這種從前的她無法得到的體驗也讓她有些新奇。

反正還有三個人陪她一起丟臉呢,她怕什麽!

想通這一點,阮湘心裏那點怕丟臉的負擔徹底丟掉,滿血複活的抓過手機准備聯系阮煜。

“襄襄,金蘭獎官微下面有人罵你蹭紅毯,這些人怎麽又這樣!

“之前咱們的大粉有人問我是怎麽回事,我已經告訴她們是電視台那邊烏龍了,她們也全都跳出來解釋了,可網友根本不信。”

小琴又開始擺出要捏碎手機的架勢,阮湘看不過去的趕緊將手機接了過去。

這要真捏碎了,手機……算工傷吧~

“不信不是挺正常,如果今天換成是其他人這樣突兀的出現在紅毯上,你看到消息後會是什麽感覺?”

“我?”

小琴眉頭一皺,她肯定下意識的就會覺得又有人要作妖!

“所以你看你都這麽想,別人當然也會這麽想,也算是人之常情沒什麽--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