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明最新域名发布获取小明最新域名发布获取

http://www.lakecorpuschristirvparkandmarina.com/网站地图小明最新域名发布获取html小明最新域名发布获取
進到劇組,突然就有種人生何處不相逢的感覺。

剛變成阮襄時去視鏡遇到的汪婷,居然在這裏演女二。

“襄襄你來了,早聽說你要來演溫楚君這個角色,終于將你盼來了。”

汪婷笑著湊上來,在她身前幾步遠的位置站定。

她的話將周圍人的注意力全部拉了過來,看向阮襄的目光都帶著點微妙。

“早聽說?公司四天前才簽的合同,我三天前才拿到劇本,我不是來救急的嗎?”

阮襄的聲音不大不小,足夠讓周圍人聽清楚。

劇組這段時日如果真因爲角色更換産生什麽問題,這個鍋也不能她來背。

“當然是,我的意思就是一早就盼著你來嘛。”

汪婷笑眯眯的想要上前來拉阮襄的手,被小琴從後來沖上來直接擋去。

“襄襄,要遲到了,趕緊去找導演,你還沒定妝呢。”

小琴被助理群一陣陣的熏陶,又化身鈕祜祿後羿,這種小小的機鋒她必須能聽懂。

不願意讓阮襄跟這種人多磨叽,她拖著人就往導演所在的方向走。

阮襄心下好笑的由著她耍威風,助理的面子也是藝人給的,她現在多給小琴一些顔面,之後在組裏她也能更混得開。

“我先去找錢導,回聊。”

汪婷這姑娘雖然總喜歡锲而不舍的套路她,但作用價值還是有那麽一點點的。

這部劇已經開拍半個月,劇組裏的大致情況她和小琴可以通過觀察得出。

但隱秘具體的,就要這種喜歡鑽營的人來詳細說說了。

錢凱從早上起就在等阮襄進組,劇組的拍攝時間短,一直都是分組拍攝。

其中一組主拍男一和女一,剩下一組就主拍其他人,遇到兩個組要用同一個人的,就要麽用替身要麽停一停。

現在一連趕拍了好幾天男一和女一的戲份,這麽一直趕劇對他們的狀態也很有影響。

所以戲份重出場多的女三早早進組就被提成重要日程。

“阮襄來了啊,陳導對你可是贊不絕口,我們全組都等著你了。”

這話說的似乎有些重啊,阮襄笑的很是禮貌。

“簽了合同就開始做進組准備,我會努力不讓您失望的。”

阮襄不著痕迹的將簽合同三個字咬的重了幾分,她一個剛進組的人說什麽都不能背任何黑鍋。

錢凱被她的刻意強調說的微微一愣:“來,咱們先定妝,上午可是給你排了兩場戲,你這幾天的戲份都不輕呢。”

另一組都已經開拍,他們這一組也得抓緊時間開始。

阮襄不再多說只又要來一張通告表,讓小琴將接下來要來的兩場戲讀給她聽。

“襄襄真勤奮。”

化妝師看著鏡中人姣好的面龐,化妝刷在眉心眼位劃過,一一確定位置。

阮襄笑笑:“不是說勤能補拙笨鳥先飛,我剛進組還什麽都不懂,現在能做好的就是把接下來兩場戲拍好。”

她這樣粲然一笑立馬讓整張臉多出幾分明豔。

化妝師一個晃神,總覺得自己剛剛看到的好像是那個叫阮湘的姑娘。

“放心,我一定把你化得比甯木蘭還要漂亮。”

他這話說的很小聲,在劇組呆的時間長,那些話容易被撕他可是相當明白的。

他這小心翼翼的模樣讓阮襄忍不住偷笑,“那就麻煩你了。”

大唐背景的古裝劇,服飾都很寬松,原本出演溫楚君這角色的姑娘身形明顯比她大了一號,齊胸的襦裙一個不甚就會變成齊腰,這讓阮襄很是惆怅。

“先在背後打個褶,改衣服的師傅要下午才能到,到時按照你的尺碼全部改出來。”

阮襄的尺寸簽合同的時候就已經送來,但改衣服的師傅向來搶手,她都已經進組,人都還沒來。

阮襄提著衣服有些郁悶,這個一個不好容易走光啊!

“組裏沒有服裝師?”

化妝師抿嘴,“被另一組帶走了。”

錢凱在房門外揚聲喊著:“你們這裏好了嗎?”

“好了。”

“沒好。”

阮襄瞥了眼膽小老實的化妝師,又揚聲對著門外說道:“衣服太大穿不了,不改沒辦法進場拍戲。”

有些底線不能讓,讓了就會被人再踩來一腳。

錢凱看著身邊的場務,人還有些反應不來:“衣服不合適?不是一早就讓你--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