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明最新域名发布获取小明最新域名发布获取

http://www.lakecorpuschristirvparkandmarina.com/网站地图小明最新域名发布获取html小明最新域名发布获取
吳蘭芝從醫院回來就換了家居服,阮襄帶著潘曉瑜進門時,她正盤著腿坐在沙發上追劇。

阮煜錯愕的看著如同聖誕樹一般潘曉瑜,忍不住拉了拉吳蘭芝的衣袖。

吳蘭芝追劇正看到緊要關頭,被他這突然一拉,心裏就覺得撲通一下,先是嚇了一跳,接著好不容易壓下去的火氣就蹭的一下竄了上來。

“拉我做什麽,有話不會好好說嗎?”

“喲,真是好大的威風,在別人家裏也這麽有派頭。”

吳蘭芝剛剛那一吼,把潘曉瑜也嚇了一跳。

原本還想著莫景山既然那麽看好阮煜,那她就來看看這一家人。

結果……有個脾氣這麽差的婆婆,她家襄襄還不知道要被欺負成什麽樣子。

“你誰啊?你管我威不威風,我兒子女兒願意受著,這就是福氣。”

“女兒?我倒是不知道我家襄襄什麽變成你女兒了。”

潘曉瑜這會是越看吳蘭芝越不順眼,她家襄襄說什麽都不能嫁進這樣的人家。

吳蘭芝一叉腰,正想說些什麽,被阮襄一個眼神,阮煜擡手就捂上了她的嘴。

靈魂互換這件事莫家人還都不知道,要是因爲吳蘭芝的口無遮攔而讓潘曉瑜受刺激,那就是他們一家人的不對了。

“媽,潘姨從小看著襄襄長大,襄襄父母去世後就一直照顧她,跟襄襄不是同親生母女沒什麽區別。”

這話是阮湘經常挂在嘴邊的,每每做複健到精疲力竭,再也邁不動一步時,她就會想起自己當年的任性。

如果沒有那些如果,她沒有鬧著搬出來,還時莫家的小公主,肯定不會落到那麽落魄的程度。

阮煜就每天聽著阮湘的碎碎念,對莫景山對潘曉瑜都有了一個直觀的了解。

潘曉瑜將阮煜從上掃到下:“你就是阮煜?”

長得倒是一表人才陪她家襄襄剛剛好,但他這個媽……潘曉瑜將視線又落回吳蘭芝的身上,忍不住搖了搖頭。

“潘姨您好,經常聽小湘提起您。”

“經常聽她提起我?”潘曉瑜已經忍不住皺眉:“襄襄,那不是一個好婆婆。”

阮襄:“……”

自家母上大人的脾氣是有點惡婆婆的感覺。

阮襄僵硬的笑了笑,完全不知該說些什麽。

吳蘭芝剛被阮煜堵上嘴,心裏的那份惱火就別提了。

這會又被潘曉瑜這麽直白的鄙視,她幾乎是立馬就掙脫開阮煜的手,火冒三丈的指著潘曉瑜吼。

“你算個什麽東西,也敢在這裏對我指手畫腳?”

“對你指手畫腳怎麽了?你一個外人住在我家襄襄的公寓裏,半點不把自己當客人,你看你那潑婦樣,我都替你的兩個兒子丟臉。”

阮襄:“……”

阮煜:“……”

這怎麽突然間就吵起來了!

阮煜拖著吳蘭芝上樓,阮襄拖著潘曉瑜往書房走。

“你拉我做什麽,這人憑什麽來這裏對我指手畫腳,我在我女兒家裏關她屁事。”

剛一進到樓上的房間,吳蘭芝就爆發出來。

阮煜頭疼的直皺眉,吳蘭芝這股不講理的勁兒上來,真的是誰說什麽都不管用。

“媽,嚴格來說襄襄現在不是你女兒,她是在莫家長大的姑娘,你的女兒現在在咱們家裏做複健。”

吳蘭芝一滯,想到那個就知道氣她的死丫頭,心情就又差了幾分。

“這個才是我女兒,那個……讓他們接回來好了。”

“媽!你說的這是什麽話!”

阮煜的臉色突變,語氣神色也立馬嚴肅起來。

“那是你懷胎十月生下的孩子,你說不要就不要了?”

頭一次被阮煜用這樣嚴肅的語氣指責,吳蘭芝燃燒出的氣焰立馬就萎靡了一點。

如果可以……她當然想要一個完整的女兒。

可現在北城那個就知道氣她,這邊這個就知道哄她,還知道帶她去醫院檢查身體。

兩相比較,她會想要哪個做女兒不言而喻。

“媽,兩個妹妹哪一個都不能舍棄,這是從爺爺到我,我們所有人的堅持。”

阮煜現在就分外後悔,之前聽吳蘭芝嚷嚷著要來華城,他就應該想辦法將她攔住。

吳蘭芝氣惱的往床邊一坐,“反正那個就知道氣我的死丫頭,我說什麽都不喜歡。”

“你不喜歡她,正好她也不--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