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明最新域名发布获取小明最新域名发布获取

http://www.lakecorpuschristirvparkandmarina.com/网站地图小明最新域名发布获取html小明最新域名发布获取
阮襄婉拒了家人要她回家休息的提議,跟莫衡在醫院附近找了一家私密性較好的酒店。

難得的,莫衡將她送到門口就准備去隔壁休息,然後被阮襄叫住。

“你先進來一下。”

她靠著門板,猶豫了半天不知道該說是有事要說,還是有事要商量。

莫衡微微蹙眉,上前又如同拎小雞一般將人拎進房間裏。

“怎麽了?”

從阮襄之前突然暈倒,到一路上神色都有些異常,莫衡早就有心想問她是不是發生了什麽。

但她的臉色一直都有些蒼白,整個人精神極差,他心中的疑問也就不急這一時半刻。

阮襄沒急著說話,指了指酒店裏提供的礦泉水,莫衡很配合的擰開蓋子放在她手上。

“我下面要說的話你也許會覺得跟玄幻,但……這是我之前聽到的,而且不是産生幻覺所以才聽到。”

喝了幾口水,讓整個人都開始精神起來,阮襄這才慢慢的開始提起那道聲音,從最初聽到到漸漸習慣它的存在,再到前一晚阮湘出事後,他們之間的對話,阮襄說起來的時候自己都覺得離奇。

“我現在也不知道該不該相信這些,但如果小湘一直無法醒過來,那它應該就不是在騙我。”

阮襄整個人都縮在沙發裏,那種透支一般的疲憊讓她全身都帶著疼,只要一動就會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煩躁。

莫衡從她說第一個字開始就默默的聽著,靈魂互換這種事都能發生,就算她說的再如何詭異,他也許只要花一秒鍾時間,就可以接續接受。

“你是怎麽想的?”

爭論真或是假都顯得毫無意義,莫衡一直知道阮襄心心念念的就是換回去。

現在這樣的情況,她們還能換回去嗎?

“我也不知道,我現在只知道如果這一切都是我應該經曆的,那我不能讓她來爲我承擔。”

她們兩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,都是在這世上生活了二十多年的……人,沒有代替或是應該一說。

莫衡問她的時候就已經猜到了她會怎麽說,現在聽到她的答案毫無意外。

“既然你已經有了決定,需要你腦子裏的那道聲音做什麽?有需要我做什麽?”

阮襄被問的怔住,她也不知道她需要莫衡做什麽,她只是想找人說一說這些事,不再是一個人將所有的事都憋在心裏。

“你要是還沒想好,那就試著問問它,有沒有什麽好辦法能讓你們都不要出事。”

“是,你說的對,我怎麽就沒想到呢,我應該這樣問它的。”

那道聲音似乎對會讓她出事的事很排斥,但如果不是讓她出意外呢,就真的沒辦法了嗎?

看著阮襄驟然變得精良的雙眼,莫衡上前揉了揉她的頭頂。

“先去休息吧,有事給我電話,我就在隔壁。”

“好,今天謝謝你了。”

像是馬上就能找到想要的答案,阮襄此時整個人都透著一點輕松。

莫衡挑眉,微微用力在她頭上揉了一下:“我是你的男朋友,所以不需要跟我客氣。”

阮襄無語,這個家夥還真是時時刻刻都要提醒他的身份。

倒在床上阮襄克制著湧起的困倦感,腦中一遍遍喊著那道聲音等著它出現。

‘你現在的身體情況需要好好休息,不然你也會跟著病倒。’

在她的锲而不舍之下,那道聲音終于出現了,阮襄顧不得松口氣,忙不停歇的問著。

‘要怎樣才能讓她醒過來?我知道你一定有辦法,你放心我不會讓自己也跟著出事,你只要告訴我要怎樣才能讓她醒過來好好的活著就好。’

她的要求有些苛刻了,她自己都能感覺到自己的過分,可她不敢賭,她怕監護病房裏的那個她會再也無法睜開眼。

‘哎,你怎麽就這麽冥頑不靈呢?她那是命中注定,她能躲過一次躲不過第二次,你幹嘛要管。’

那道聲音有些氣急敗壞,只是它越是這樣,阮襄的心反而越是安穩下來。

‘不是我要管,她也不是命中注定,命中注定要出事的是我,她已經爲我分擔了太多,如果這一次再因此讓她連性命都沒了,我又怎麽能心安理得的活著?’

她的良心會讓她日日都像是被架在火上烤。

腦海中安靜了許久,就在阮襄想要不要再說點什麽時,那道聲音再一次在腦中響起。

‘你真的想好了?讓你付出很大的代價你也願意?’

‘想好了,什麽代價我都願意。’
--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