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明最新域名发布获取小明最新域名发布获取

http://www.lakecorpuschristirvparkandmarina.com/网站地图小明最新域名发布获取html小明最新域名发布获取
阮襄是性子好,但性子好不代表她就要由著旁人欺負。

這些網友自從跟惡狗一樣追咬在她身後不放之後,她的小脾氣也上來了。

她憑什麽滾出娛樂圈,她就要像個釘子戶一樣牢牢的釘在這裏,等著看他們打臉真香。

阮襄的話讓彈幕有著一瞬的斷裂,然後鋪天蓋地的留言就洶湧的飄了上來,何友德沒想到阮襄能以一己之力拉來這麽多關注。

這話說的多有水平,仇恨拉的太穩了。

開場很單薄,之前的設計橋段不能用,而前一晚何友德又忙著發脾氣,根本沒想應急方案,所以讓六人草草的介紹過自己後,整個團隊就開拔去鄉下。

有阮襄創造出的關注度,何友德又沒有那麽擔心了。

六個嘉賓和拍攝人員坐在一輛中巴車上,六人就恨不能一人坐一排,都離旁人遠遠的。

阮襄身邊是最幹淨的,有她之前那番話做鋪墊,還有網友們洶湧的回應,只要腦子正常一點的人就不敢坐在她身邊。

沒人更好,阮襄巴不得能一直這樣安靜清爽。

她雙手環胸,去鄉下的路上沒什麽好看,就將帽子扣在臉上准備睡上一會。

【阮襄這是當去度假嗎,怎麽一點不敬業】

【人家有大粗腿可以抱呢,哪裏看得上這種小節目】

【莫教授眼瞎,鑒定完畢】

【……】

彈幕上一片亂哄哄,掏出手機看實況的幾人看著大半的評論都跟阮襄有關,他們心裏不知是個什麽滋味。

人家看著像是黑透了,可網友們對她這變態般的‘寵愛’就讓他們忍不住嫉妒啊。

如果可以這樣黑中透紅,他們也是樂意的。

像是爲了怕網友覺得路上的場景太無趣,車上還配了一個專門用來活躍氣氛的工作人員。

問著幾人各種無傷大雅的小問題,聽著像是透露圈子裏的內幕一樣,倒是將觀衆全都拉住了,直到車子開上進入村莊的小路,在線人數都沒有下降的太厲害。

阮襄迷迷糊糊的,原本是想睡一覺,但車上的氣氛實在太熱烈,有兩個很喜歡自我表現的男藝人像是比著誰更受歡迎,說話聲音一聲比一聲大。

歎口氣,正准備將帽子拉開,口袋裏傳來手機的震動聲。

很多節目都會將嘉賓的手機收上去,就是不收也會讓各自的助理負責收好,不會讓嘉賓帶在身上。

但直播綜藝有時候看的就是突發狀況,所以何友德特意交代手機可以隨身攜帶。

阮襄看著屏幕上的田林二字,已經下意識的開始頭疼。

搞研究的人性格中都會帶著一點偏執的成分,田林就是那種你要是不接電話他就會拼命去打的性格,所以她不接不行。

“襄襄,我給你發的郵件你看了嗎?我們的實驗遇到瓶頸了,怎麽調整參數都打不到預期的效果。”

田林的聲音有些著急,他們的實驗那都是在燒錢啊,做一次幾十萬上百萬,哪怕莫衡根本不差錢,他們也不好意思一直一直燒錢。

聽筒的聲音有些大,車廂內一瞬間就變得無比安靜,所有人都將視線落到她的身上。

阮襄忍著歎氣的沖動努力解釋:“田教授,我這幾天要錄節目沒時間,而且電腦沒帶在身邊不方便分析數據,你等我這邊錄制結束再說吧。”

“不行啊,我們的要趕進度,已經一再的拖延了,再完不成莫教授那邊的進度也會受影響。”

田林最怕自己變成一個拖後腿的人,他對學術是真愛,完全無法容忍自己的錯誤。

阮襄能感受到衆人的目光正落在她身上,其實那份郵件她看了,只是她不想在鏡頭前說太多。

“那你等我一下,我用手機簡單看一看,然後給你回郵件。”

挂掉電話,她首先去做的就是給莫衡發了條消息,她這邊全程直播呢,田林這樣大刺刺的打電話過來就不怕泄露什麽嗎?

難得莫衡此時手機在身邊,收到消息就回了個OK。

彈幕上已經又炸了,有別在衣領上的收音器,田林的講話聲斷斷續續的被收進去,所有網友此時都是懵逼的狀態。

田教授……莫教授……實驗數據需要分析……需要阮襄給出一個方向?

不是他們想的那樣吧?

有反應很快的網友已經將帶著RuanXiang名字的論文又翻出來,上面果然帶著TianLin這個名字。

天,他們不是無意中發現什麽了吧?

不過,這事怎麽想怎麽荒謬,杠精們已經再一-->>